生活的玩笑 生命的代价

2021-12-28 13:42:54 文章来源:网络

纯洁的白色,鲜红的血色,却招来**亡的**,这是马尔克斯在《雪地上你的血迹》文中嘲讽的底色。公主般小姑娘妮娜.达肯德用滴血的手指戏谑,在开玩笑、做**般中恋爱、结**、怀孕,**后出付出生命的代价。狂野任**、家世显赫的两个恋人,冒险旅行度蜜月,因疏忽大意,在巴黎生**永别。新****子流血过多离世,丈夫比利.桑切斯戏剧般错过,这是爱情的悲痛,是野**和自任的沉沦,是荒诞的写真,是社会畸形的标签。

脱离良**轨道的爱情。“妮娜.达肯德刚满十八岁,不**才从瑞士圣布莱斯的沙勒尼寄宿学校回来”,文中并没说她已经毕业了,正常情况,十八岁还是学知识的关键时刻,她跑回来了。跑回来就跑回来,她没有回家,跑去了马韦利亚海滨浴场玩耍,对一个如花似玉的**孩子独自去这种地方,本身就存在危险。她会四种语言,**通高音萨克斯,优秀的人,若朝正常轨道运行,她将有**好的未来。偏偏混混比利.桑切斯带人来砸场子,两人在青春的荷尔蒙撩拨下,生爱种下恶果。当妮娜.达肯德父母发现,“他们已经在爱的道路上走出很远了”。对他们的**姻,**孩子的父母吃惊,**孩的父母很失望。不被看好的**姻,没有在良**轨道上运行了。这也是妮娜.达肯德顽皮、任**的错误选择。

驶进危险轨道的旅行。妮娜.达肯德与比利.桑切斯俩人都出身地方上的名门望族,“这些家族从殖民时期起就肆意操纵着这座城市的命运。”当然俩人的生活也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的顺畅,没有经过生活苦难的打磨与洗礼,没有处置困难的招数与手段。结**后,就匆匆上路去旅行,危险如蛰伏的毒蛇,冷不丁就出来咬伤人。外交使团在出行的机场贵宾厅迎接他们,大使捧着一束玫瑰送给她,她戴****的手指就在接玫瑰花的刹那间被刺伤。小新娘无所谓地风趣地说:“我是故意的”。对流血的手指,当然别人更没当会事。离开马德里,小**子**次发现手指还在流血,也没感到不适,只时不时吸吮伤口。丈夫的注意力全在他酷爱的新车宾利上,到边境时,只问了警卫给有药店,由于风雪交加,一时没找到,他们继续前行,**子用手帕简单**扎伤口后**着了。无名指上手帕被鲜血浸透了,小伙子也没顾得上问,一门心思在父母送他的巨大玩具车上。第二天,天真的小姑娘还将滴血的手伸向窗外雪地,幽默地说:“如果有人想要找到我们,简直易如反掌,只要跟着雪地上我的血迹就行了”“想象一下,雪地上的血迹,从马德里到巴黎。你不觉得这像一首很**的歌曲么。”多么幼稚、逗哏的言行,危险是魔鬼已附着在年轻人身上。

陷入沼泽的处置方式。“他们以前没有时间去了解生命自然的脚步。”是的,遇到血流不止的手指,他们也没有用有效的处置方式。还一路玩笑、兴奋地走。到了巴黎郊区,伤口血如泉涌,俩人无计可施了。“我们马上就要到奥尔良了,继续往前开......然后我会告诉你怎么做”妮娜.达肯德倒是有点年轻经验,可提前没把血流不止的手指当会事的玩笑她开大了。辗转、堵车折腾一个多小时后到达**院,青灰脸色的人终于被送进抢救室。比利.桑切斯在外面呆了很**,“他还是不知道该做什么,甚至不知道如何安置自己,他已经被这个世界重量压垮了。”在等待抢救小**子的时候,他尽然不知道如何与她见面,到处受阻、碰鼻后,求助大使馆不成功,这与在家顺风顺水的生活差距太大了,大得让人无所适从。结果,**子走了,下葬了,他连**后一面都没见着。生活是开不得玩笑的,戏弄、嘲讽生活,生活必将回馈于惨痛的代价。

当然,小说也抨击社会畸形、不良运行的体制。法国边境问止血药,值班人事不关已、冷漠的态度;巴黎**院救治过程中,病人与家属见面受阻不畅的体系;大使馆要服从理**法则等等弊端。结尾“雪片正从空中落下,没有血迹,柔软洁白,像鸽子的羽毛,而巴黎街头一片欢腾,那是十年来**场大雪。”大雪将洗涤冲走污垢、黑物,还世间一片清净、**好。

来源:掌上曲靖

《长歌行》自播出至今,已经更新到第十八集了,很多小伙伴都已经忍不住要看接下来的剧情了,甚至都已经准备好要看超前点播了。一周更新六集,不得不说更新的是有点慢,真是苦了小伙伴们了。

从刚开始的剧情来看,是有点差强人意,李长歌作为大唐的前太子李建成的**儿,当今的在逃郡主,为了要替自己的父母报仇,誓****掉李世民。要知道李世民是**明君,身边追随的大臣将领不计其数,要**掉李世民是明显不可能的。

而李长歌就是一心想**掉李世民,后来到达朔州城,遇到阿诗勒部攻打朔州,身为郡主,她还是分得清主次的,放下仇恨,毅然决然的协同公孙恒对抗阿诗勒部。

**后以阿诗勒部太强大,又迟迟等不到援军,公孙恒为了救朔州百姓不得不牺牲自己,李长歌还被隼带回到草原成为奴隶。

不过凭借李长歌的飒爽英姿,很快就收获了一个迷**,就是弥弥古丽。弥弥古丽被人欺负,是长歌救了她,还把她留在自己的账中。弥弥古丽对她心生感激,心生爱意,在李长歌生病时还在她身边照顾她。

但是李长歌毕竟是**孩子,突然肚子疼来了大**妈,弄得满是血,弥弥古丽看到后才明白原来李长歌是一名**子。弥弥古丽很是失望,对长歌说自己本已想好要把后半生交到长歌手中。

令所有人都很惊讶,但是隼并不意外,他早已知道长歌是个**孩子,还让人为她准备一些好吃的,补身体用。隼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开心,因为这就好像是只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小**。

李长歌后来因为要帮助隼,才成为**的人,在狼师处处让小可汗难堪,还让大可汗对小可汗失望。隼想让李长歌离开狼师,但是她为了救罗义将军不肯离开。

要知道小可汗也不是傻子,他发现了隼很在意李长歌,处处刁难李长歌,就是为了让隼不顺心,甚至后来小可汗还知道了李长歌是个**的。

所以在大可汗的宴会上,才会让李长歌穿上**装,就是为了让大可汗注意到李长歌。大可汗对**丽的**子没什么抵抗力,所以大可汗中意李长歌也是意料之中。

与自己的**父喜欢同一个**子这让隼感到很难堪,隼眼见长歌就要成为大可汗的**人,当场就向大可汗请命,要求大可汗把李长歌赐给自己,就当是为了奖励自己在朔州一战大获全胜。大可汗听到隼这样说,认为并不过分,就把长歌赐给了隼。

这下小可汗的奸计总算没有得逞,虽说隼是为了救李长歌才这样说,但却也是他的心声。长歌自然能够感受出来,虽说并没有明确回应他,但心里还是有几分欢喜的。

但国难当前使得长歌并没有心思想儿**情长,后来“隼”放长歌回到中原,她也**了大唐郡主的身份。此时她才意识到她已经离不开隼了,以前也许并没有想过要和某个人长相厮守,到现在她很明确自己的心意,就是要和隼永远在一起。**终两人表明心意,共同守护大唐。

上一篇:纪录片《牧蜂姑娘》讲述的不仅仅是一位牧蜂姑娘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杭州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